各公會理事

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

名人談徵信

外遇的心情

曾有研究指出,有婚外情的男性,他的父母或祖輩也曾發生婚外情的比例相當高。另外,從臨床輔導工作觀察也發現,第三者的父親常有婚外情,造成第三者潛意識中抱持「爸爸比較愛外面的女人」、「外面的女人比較能被愛」的想法,因而日後有潛力成為第三者。 可惜的是,很多夫妻不論在婚前或婚後,其實沒有機會分享原生家庭對自己的影響,另一半無從得知配偶在原生家庭學到怎麼樣的溝通模式,徒增許多互動中的誤解。

「如果能分享到原生家庭這部份,夫妻之間能更深入認識,關係也可發展得更穩固,」成蒂鼓勵。 在歐美先進國家國外早已沒有通姦罪,夫妻關係是要自己經營的,怎麼能靠國家的法律。 關係就像一面鏡子,在互動中,學習了解自己與對方。結婚並不是為了離婚,每個踏入禮堂的人最初都有夢想盼望。

「愛是沒有理由,沒有道德,沒有律則,也沒有盡頭,」林文義先生說,他經常反問迷失在外遇與家庭之間的朋友:「那你的抉擇是什麼?」因為外遇是如此無解,因此只能學會對自己誠實,「否則會心虛!」 他有個已婚男性友人陷於外遇的激情中。這個朋友在一次男歡女愛後,被第三者質問「回家是不是還跟太太做?」朋友被問得覺得自己「好骯髒」。半夜開車回家途中,打電話給林文義,說「找不到回家的路」暫停路邊。

當林文義趕到現場時,對方一見到他,立刻放聲大哭,無助又迷惘。「一個平常不怎麼抽菸的男人,那天卻一根接一根猛抽,」林文義清楚記得。

愛情沒有什麼道理,沒有人對「愛」與「被愛」的想像完全一樣,沒有人可以真正了解你要的是什麼。 在親密關係中,更需要誠實面對自己,想想:我想像中的婚姻關係是怎樣?我希望它滿足我什麼需求?父母之間的關係還有我與父母的關係,如何影響?

「我們的心裡多少都有一個孤兒,」與一些受婚外情所苦的夫妻諮商後,謝文宜提醒,與其期待另一半像父母來照顧自己心中的孤兒,把責任交給對方,應該更積極學習如何讓自己當心中孤兒的父母,這樣的關係會比較平等一些。 同時,你或另一半也不必然會遇到外遇的試煉,卻感情更篤。也或者,有一天當愛已成往事,彼此能更釋懷。

在國外也有專家Janis Abrahms Spring 和 Michael Spring在1998年提出外遇者的配偶可能會經歷九種不同的失落感。 外遇事件的揭發通常會讓人想對伴侶外遇的真相一探究竟,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外遇的發生?第三者長什麼樣子?「是不是我不夠好?沒有魅力?不再年輕貌美?不夠照顧他?我工作太忙碌?」此時會迫使外遇者的配偶以最根本的方式,重新自我定位。「假如你不是我所以為的那個終生伴侶,而我們的婚姻是一場謊言,那麼我是誰?」失去自我最基本的感覺比伴侶不忠的傷害更深。 失去被珍視的感受。「我以為我對你具有某些特殊意義,現在我才知道我是可以隨手拋棄的」。

失去自我價值。發生外遇很多人選擇不去相信他們所看到的,否定他們應有的懷疑。一旦外遇被攤開來浮上檯面,外遇者的配偶心情可能會變得相當極端,不論配偶說麼或做什麼,你再也分不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,你不再相信伴侶,連自己的判斷也無法信任了。

失去自尊心。外遇者的配偶常常不顧一切委曲求全以贏回配偶的心,這些奮不顧身的行動,破壞了心中的原則與價值觀,這樣的結果,不只是你的伴侶拋棄了你,而且你也拋棄了你自己。